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Saturday, 24 March 2012

MBB的股东大会 (一上)

三月二十九号马来亚银行MBB的股东大会,
也应该会是我第一次出席公司的AGM。
出席原因很简单,
一间我准备长期投资的公司当然要更深入了解它的文化和精髓。

平常身为散户的我应该只能从报纸和证卷行和报告得知公司最新动态,
所以AGM是散户一年一度唯一有机会亲身聆听CEO的汇报和公司未来大方向。

我深信一间公司的发展和它所提倡的内部文化很重要,
当然我不是职员所以无法得知,
但我们可以从店里员工服务态度和CEO的为人作风略知一二。

还有我也想看看参与当中的小股东是什么人士居多,
希望到时我有勇气跟他们打招呼交流交流,
因为我真的相信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句话。

我在想,如果我有机会发问问题,我会问CEO什么呢?
一般来说不外是公司前景和股东最密切的话题--派息。

公司前景的问题一般都得不到任何确定的答案,
我们已知道公司如何扩充海外市场了,

当然他们有信心才会那么做,至于成果如何惟有用时间去证明。
CEO不可能跟你说我也没信心,只是赌一赌吧。
标准答案应该是--‘乐观’或‘谨慎乐观’。

但股息就不一样了,因为这是董事局可以控制的(在有盈利当中)。
MBB实行DRP或股息再投资已有一段日子了,当中有褒有贬。
我觉得对退休人士来说,
DRP会无形中慢慢稀释了他们往后的每股权益
(如果他们选择拿现金不再投资的话)。
这对依赖股息生活而没有主动收入的他们无疑是一大弊病。

但对于像我那般打算长期持有的人,DRP可以让我全数得到的股利再投资进去以参与公司的成长,以期望得到更高回报。


当初DRP就是吸引我投资MBB的主要原因。因为我觉得MBB发行DRP带出的讯息有如下:

1。公司处于成长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以配合成长。
-而我也认同看好它欲成为区域银行的目标,也满意它的布局。

2。DRP也意味着将来会持续派高息。
-这点从7% dividend yield证明了, 
惟有派高息才能鼓励股东有信心和愿意再投资。

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也请耐心听下我的分析和个人意见
MBB实行DRP前肯定有质询大股东的意向,
所以我不认为大股东会弃股拿现,因为这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持股率。

反过来,
大股东同意这项计划证明他们同意牺牲短期得现金的好处,
反而再投入以期望MBB更快成长。

我自认本身见识有限,大股东的意向和目标肯定比我来得有远见和合理(当然这只限真心为公司的股东)

当大股东同意DRP后MBB其实已经成功锁定可以回收的股息了(即有信心会再投资的金额,根据记录是86.1%-91.1%)
这涉及了经济学所谓‘囚犯的困境’,简单来说:
当公司有DRP计划,

股东们无论大小都希望得到最大份的现金和投入最小份的资金再投资以维持在公司的股份。
最好当然大家约定全部人拿现金,那么没人再投资,股权就会维持不变。
但是我们知道可能有人反口不拿现金,全部再投资,那么他们的股权就会上升。
结果大家最理性的选择就是再投资以维护自己在公司的持股率和主权。


所以我说MBB其实已经成功锁定可以回收的股息了,而当MBB知道所派出去的股息多少会回来后,又更加放心下次继续派高息(最近3次派息payout ratio 76-79%)以维持它在金融业高Dividend yield的地位。

这种情况当然公司要是赚钱的公司才有人要千方百计要继续持有。
DRP也无形中筛选了一班愿意与公司成长的股东(还是苦了退休人士)


我也不认为DRP可以跟right issue相提并论,
因为DRP涉及某公司有盈利,敢发出股息,冒着没人要再投资的风险下邀请股东乖乖把钱投回进去。
这与right issue伸手向股东要钱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涉及的一些efficiency ratio会带来同样结果,
但投资不是单看数字,也要看背景故事和生意手法是不是让市场乐于接受。

讲了这么多,到底我会问什么问题呢?
吃个饭才来说。

No comments: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