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uesday, 13 March 2012

好文共赏,两篇文章笑谈短炒股

优曇花开 :乱枪易射出头鸟
副刊
商余
文学
2012-03-05 14:39

这一个月来的大马股市,以炒作低价股为主轴,贴士谣言满天飞,股民乱枪射鸟,偶有所获,胜得惊险。低过马币一令吉的股项、再加上各种凭单(warrants),把本来就不充裕的资金分作一小块一小块,能量有限,许多低价股起个三、五分,往往难以为继,回档下跌,打回原形。

当然这里头也有例外的,以七分起跑的某只工业产品股气势如虹,做价冲破二令吉;沉寂逾五年股价不足一角的某只贸易/服务股,突然飙升到75分;某创业股近期在19至24分坐翘翘板,让短线交易的股民赚了好几次快钱,最近终于累积足够的爆发力冲上38分。这些股项后面都有“故事”,有实际的企业动作,包括倒置收购、注入资产、合作并购,支持它们的股价上扬。

赚益少风险大

没有企业动作的三、四线股升幅有限,赚一、两分就急沽的股不好玩,赚益少,风险大,必须紧盯住它的强弱趋势,上班一族实难兼顾。

有时间玩短线的朋友,不妨把火力集中在最会涨、有story-backed up、交易量排在十大热门的出头鸟上面,它们冲势猛烈,而且价处高位仍有买家追捧。金融市场是个“趋炎附势”的市场,愈能飙涨的股只愈多人垂青。“强者恒强,弱者恒弱”,股友切记勿贪捡便宜货,便宜货很可能是一蹶不振,可能还会继续朝下滑跌的烂货。“宁买当头起,莫买当头跌”,虽非定律,但许多时候都说中了事实。

另一只创业股从八分冒起,迅速冲上47.5分,随后以每天暴跌15%的高空坠物的姿态,同样迅速跌破一角,打回原形。该股发飙时交易量排第一,它完全没有故事,是“干炒”,干炒很快炒焦。

乱枪射鸟可以偶一为之,唯命中率不高,浪费子弹,也浪费时间。股民不宜太分散注意力,看着十只心水股足矣。金融市场千变万化,更需要把焦点集中,十只股不多也不少,里头有慢股有快股。把全部十只股都押在产业股或木材股上面,就无法分散风险。投资组合的主题不妨多元些,有伸缩性一些。如果你手痒,想以快打快,速战速决,找出那些是出头鸟,才动手吧。

短线交易设止蚀点

世事难料,即使冲势勇猛的股只也可能骤然面对利空。为了保护自己不致泥足深陷,极短线交易得设止蚀点(cut loss point),甚至一买到有关股项即在电脑按下沽货价,或通知证券交易员你的售价,一点也不能含糊。赚五分或十分,那可能是你半个月的薪酬。

如果,我是说如果股友选错了时机,进的恰恰是股项到顶,音乐椅子游戏告一段落,你得认输,通常股价跌10%就得把手上炒作的股项沽光。如果没能锻练出止蚀保本的钢铁意志,最好不要跟风短线操作。
文:温任平
http://www.nanyang.com/node/426606

---------------------------------------------------------------------------------------------------------------

优曇花开:寻找月光宝盒

副刊
商余
文学
2012-03-12 16:14

我也喜欢派中有派的推高打压,股价时高时低,或今日涨隔天跌,也让人回到孩童时期的翘翘板岁月。跌时买进,回扬卖出——

在股市里有故事的股项,才能激起股民的联想,更重要的是能激起购买的热诚。不过故事拖得太久,情节诡谲,股民也不是笨蛋,旷时废日,愈来愈缺乏安全感,沽货之念油然而生。半年以上谓之久。

几年前有一支股叫Kosmo,母股炒到近9令吉,恁单也涨到7令吉20仙。有些人早期不到1令吉便买到一大把的凭单,我却在4令吉才购入。股市有句老话:不怕股价高,只担心它不起,Kosmo的股价果然稳步上扬,它计划出产国产手提电话,几个款式还上了报章全版。我国高官还与中东某国政要签了备忘录,产品将来销到有关国家去。

夜长梦多

我在吉隆坡的大小广场,一直找不到这只身为国民应当引以为傲的国产手提电话,心里嘀咕。盛传会前来签约的伊朗总统又久久不至,故事拖得太久,凭单价竟吃不住七令吉,我一口气在6.90至6.75令吉之间把它们沽光。这只股不久即狂跌至三几个仙还被除牌。公司炒作不能没有故事,故事不能冗长,所谓“夜长梦多”。

我喜欢两三派人马去抢货那类故事,较有机会坐收渔人之利;虽然修辞学有比“喜欢”更令人喜欢的词语,我还是喜欢“喜欢”。我也喜欢派中有派的推高打压,股价时高时低,或今日涨隔天跌,也让人回到孩童时期的翘翘板岁月。跌时买进,回扬卖出,Gocean 就有这种美妙趣味,而Nicorp 不仅有这种趣味,更多了舞台性与戏剧性。

事后孔明

Nicorp 像它的师兄Harvest一样,完全符合N.N.Taleb所言黑天鹅效应的三项要素:稀罕性、极度冲击、与后见之明(而非先见之明)。10仙左右的股票飙涨幅度惊人,都遇上突如其来的重挫。前者曾被锁住成了指定股,后者面对一项难以理解的打击:3月8日Nicorp董事局通过证券行,发布文告说明拿督曾文秀并无注入5亿资产。它们的股价应声下挫,但没有因而一蹶不振。股友一个个成了事后孔明,后来才追溯事件的来龙去脉。

有些股友看到了危机,也看到了商机(trade opportunity),但不是人人都有这本事。一代名电影导演维斯康堤(Luchino Visconti)要演员拿着个珠宝盒,他一定把真的珠宝放进盒子里去,这样演员自然能入戏。Nicorp 是否是这放着真珠宝的月光宝盒,相信文章见报之日,亦是真相大白之时。
温任平

http://www.nanyang.com/node/428442?tid=493

------------------------------------------------------------------------------------------------------------------------

No comments: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