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Wednesday, 29 February 2012

以农立业:油棕芽腐病还是个谜 (下)

朱乾海博士又写了篇有关油棕芽腐病的恐怖。放上来增加知识。
------------------------------------------------------------------------
每日一专 农业 2012-02-29 11:27

本栏目2月22日写的是油棕芽腐病是个谜,我继续看南美洲有关芽腐的报告,
没想到看到2009的文章,芽腐的病因还是个谜。

哥伦比亚是南美洲最大的棕油生产国,前文写这个国家的芽腐病,
现在写其他南美国家相同的病害。

南美洲的油棕面积很小,研究工作乏善可陈(中美洲哥斯达黎加的油棕育种研究较为突出),南美文献记载的芽腐病也有可能是病症相似的其他病害。

当芽腐病在哥伦比亚肆虐时,苏里南在1971年种了1700公顷油棕,
到1976年,树龄4年的油棕已染上芽腐病。到1984-1987年间,病情加剧。

到1992年,被摧毁的植株达85%。联合国粮农组织1990年的统计显示,
苏里南有收成的树共有5400公顷,
到2000年的统计时只剩40公顷。虽然1986-1988国家不靖,
但芽腐病之为害肯定是油棕种植业一蹶不振的主因。

南美洲品种似能抗病

大约同时间在1980年代,巴西Para州的Belem
(我在橡胶文章里常提及的橡胶业历史重镇)也发生了油棕芽腐病,
当地人称之为Amarelecimeto fatal(葡萄牙语),简称AF,
哥伦比亚及其他的西班牙语国家称之为Pudricion del cogollo,
简称PC。葡萄牙文的fatal和英文同义,致死之意。

病害的丛生及传播大致相同:开始时少数植株,在不同地方发生,
然后传染开来成疫。Belem地方种有5300公顷油棕,
1988-1990年,2000公顷染病,几年后园主放弃油棕种植。

巴西别地方如阿姆逊州的油棕同样遭殃。庆幸的是州首府Maraus及Para
州首府的Belem都没有感染到AF或PC(参阅文献到1990年)。

这二个城镇我曾工作过一段时间,这里有野生及半驯化的南美洲油棕品种。
上周栏目我指出南美洲品种油棕似乎有抗芽腐病能力。

加强研究揭神秘面纱

在厄瓜多尔,芽腐病的首次记录在1976年,相信发现时病害已存在多年。

染病的全是4年树龄以上已结果的树。不过多数的病株陆续复元,
这是国土太平洋这一边的种植情况。在阿姆逊这一边,
2年树龄的树也已染病。在1992-1993年间,这里有2个大园坵,
各有5000公顷,到2000年2个园坵不复存在。

在秘鲁和委内瑞拉也有不完整的芽腐病报告。至於中美洲的哥斯达黎加的树冠病害,
那是另一种芽腐病,但一直被称为普通矛腐病(common spear root)。

我们对南美洲油棕的芽腐病或类似的树冠病害了解不多,我们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研究,
当神秘的面纱揭开后,芽腐病就不再是个谜,如何应对才有意义。

朱乾海博士 橡胶研究专家
http://www.nanyang.com.my/node/425267?tid=678


------------------------------------------------------------------------------------------------------

提醒下Green Ocean最新财报很糟糕,它的董事也前几天已陆续出货了。
有买的看着办吧。

No comments:

Recent Posts